改革議題都從基層來
  ——沭陽縣委書記胡建軍談縣域改革
  作為江蘇省三個省直管縣試點之一的沭陽,縣域改革改什麼,如何改?
  《瞭望東方周刊》記者周國洪  錢賀進  董俊/江蘇沭陽報道
  郡縣治,則天下安,縣域是中國經濟發展與社會治理最基本的單元。
  蘇北,擁有191萬人口的沭陽縣,在這輪深化改革中,將行政審批事項從218項砍到了32項。
  上世紀90年代末,沭陽就曾因激進的改革而聞名天下。雖然曾一度引發爭議,但在沭陽曆屆黨委政府的堅持下,該縣從江蘇最貧困地區一躍成為全國百強縣。
  如今,作為江蘇省三個省直管縣試點之一的沭陽,為何再談縣域改革?改什麼,如何改?《瞭望東方周刊》專訪了沭陽縣委書記胡建軍。
  為何再談改革
  《瞭望東方周刊》:沭陽曾依靠鐵腕改革躋身全國百強縣,現在的改革與過去有何不同?
  胡建軍:過去沭陽是因窮改革,現在是為了可持續,追求“變則通”。這個階段,我們的改革是怎麼去深化,而不是簡單去翻燒餅。
  《瞭望東方周刊》:如何理解縣域改革與中央頂層設計的關係?
  胡建軍:新一輪的全面深化改革,著眼點就是在於治理能力和治理體系的現代化。
  實踐中可能會有一種現象,認為改革、創新是頂層設計,主要是中央去抓,最起碼也在省、市層級,而縣域沒有大的政策制定空間,容易雷聲大雨點小。
  我們考慮,沭陽有改革創新的傳統,現在在蘇北,一定程度上可以講是窪地崛起的代表,按當年仇和書記的說法是“天黑趕路,天亮進城”。
  在新一輪改革中,我們不存在等上面作出決定、再來執行的思想。這種改革既有國家層面的戰略設計,也有工作機制、舉措的創新,後者更適合基層。所以我們首先明確在縣一級圍繞全面深化改革能做什麼事,要做什麼事。
  《瞭望東方周刊》:改革過程中遇到了哪些難題?
  胡建軍:一個是國家層面的改革訴求多立足頂層設計,基層該如何承接?經濟社會發展中的矛盾、問題與挑戰,在縣域表現得最突出,縣域發展也面臨產業層次不高、資源要素短缺、公共服務能力薄弱等共性難題。各項改革若不能在縣域得到有效支撐,就難以落到實處。這是包括沭陽在內的縣級地區需要解決的首要難題。
  二是在市場驅動下,資源都流向大城市,沭陽該如何主動作為、趨利避害?比如高鐵,對周邊大城市的發展有很大促進作用,但對我們蘇北縣城起碼目前是弊大於利的——人才、資本加速向大城市集聚,縣域地區面臨周邊大城市的“虹吸效應”。將國家層面的宏觀戰略和地方視角下的具體政策結合,把改革落實到基層執行層面,是沭陽破解上述改革與發展難題的總思路。
  《瞭望東方周刊》:縣域改革是一項系統工程,你們會做哪些具體的事?
  胡建軍:一是強調不等待、不觀望,主動發現問題,主動改革;二是圍繞經濟社會發展的各個重點領域,梳理出改革關鍵點與難點,一步一步地解決;三是結合縣域實際,落實好國家、省市的各項改革舉措,確保不折不扣落實到位。
  我們根據改革要求,結合沭陽實際,編製了《關於2014年改革創新的若干任務》,把全年的工作以時間節點進行劃分。2014年,我們的改革涵蓋城鄉統籌和社會事業、農村、文化宣傳、紀律檢查、經濟體制、黨的建設和幹部人事管理、民主法制和社會體制、生態文明建設等8個領域,共65項具體任務,其中的37項是部門日常工作,28項是改革的重大任務。
  《瞭望東方周刊》:改革任務是如何研究出來的?
  胡建軍:縣委幾個人坐在辦公室想不出來。改革創新的議題,必鬚髮起於我們工作的一線,從最基層的各個部門、條線提出來,經過評估,縣委層面再來審核決定。
  當務之急是新型城鎮化
  《瞭望東方周刊》:在重大的28項改革任務中,哪些又是沭陽的當務之急?
  胡建軍:縣域發展重點,就是改革的重點。當前最重要是新型城鎮化。
  新型城鎮化是城鄉一體化,既要抓“城市像歐洲、農村像非洲”的弊病,又要防止農村建設片面“城市化”,禁止“新圈地運動”、“趕農民上樓”等損害農民利益的行為。
  所以我們堅持規劃先行,先完善各種政策設定,再逐步推動、統籌推進。對新型城鎮化要有一個長期的思想準備,既不能貽誤時機,也要防止急於求成。
  如沭陽試點“土地確權”,開展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抵質押改革,我們很慎重,反覆研究和討論,並邀請省銀監局等金融機構把關,確保政策風險可控後才出台。
  其二是沭陽如何推進新型工業化。
  說實話,蘇北產業層次總體上不太高。我們的工業規模1000億,昆山是9000多億,都在提新型工業化,但我們跟昆山一樣嗎?肯定不一樣。
  經過反思,我們發現,當前江蘇省的工業發展呈現區域梯度結構,蘇北更適合蘇南產業的轉移。政策環境熟悉,再加上市場環境相似,蘇南產業向蘇北轉移更加順暢。
  沭陽是全國排名前列的人口大縣,擁有大量優質勞動力資源,本地的傳統產業也需要升級。在這一背景下,我們的新型工業化既兼顧了新興產業發展,更突出了承接傳統產業的優勢,併在承接轉移中更加註重傳統產業的提檔升級和集聚集約發展。
  第三是城市建設。沭陽面臨著宿遷、淮安和連雲港的資源虹吸,只有在城市建設上形成縣域高地,不斷增強自身發展的內生動力,才能避免“虹吸效應”的增大。
  改革防止部門爭利
  《瞭望東方周刊》:改革的落實關乎成敗,你們是如何組織實施的?
  胡建軍:在改革過程中,不少部門和同志或多或少都存在畏難情緒,甚至不作為現象,例如“功力不夠、不想改”,“勇氣不夠、不敢改”,“方法不多、不會改”,“利益至上、不願改”。
  我們縣有領導小組,書記任組長,下麵成立了辦公室,專門抽調精兵強將組成。這個辦公室是總協調,審核把關,防止各個分管領導、各個部門在改革中爭利。
  同時,我們還規範了從議題提出、方案制訂、方案評估到最後草案和征求意見稿出台的整個工作流程。保證改革能夠快速地從基層發起,並經領導小組評估確認,最終作為一項議題納入具體實踐。
  總之,沭陽的發展得益於改革創新。將國家層面的宏觀戰略和地方視角下的具體政策結合,在落實層面推陳出新、激發基層活力,是沭陽的改革思路。我們將力爭在新一輪深化改革中贏得更多主動、獲得更多機遇、破解更多難題、釋放更多紅利。
創作者介紹

Merrill

uk83ukfvu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